虽然沉没的海轮上装的并非原油

2020-08-13 01:52

针对目前南京长江大桥桥墩没有防撞装置的情况,于强介绍,虽然南京长江大桥设计建设时已考虑了桥墩受船舶撞击影响,但随着航运发展,存在超限船舶通过南京长江大桥桥区的情况,“希望相关部门加强航道航运管理,防止超限船舶通过南京长江大桥,确保大桥运营安全。”本报记者 姚雪青

据了解,目前仪征绝大多数市民反应平静,部分区域出现的争购纯净水现象到12日当晚已逐渐平息。该市生产、生活秩序正常,没有出现停水和纯净水脱销现象。

仪征市水务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仪征市水务局指派专人在江堤值守,观察江面;化验人员取江面水和泵后水样,检测油类指标;岗位值班人员每20分钟取泵后水样,观察有无油花、油片加热检测臭和味;港仪供水有限公司启动应急装置,投加粉末活性炭。截至13日上午8时,源水取样检测未发现异常。

“石灰石属于难溶物质,在水中溶解度极低,本身也不是污染物,沉入江中对水质基本无影响。目前应该重点关注油污污染。”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副院长朱成建告诉记者,目前相关部门已采取的清污措施得当,能很大程度缓解油污污染。

虽然沉没的海轮上装的并非原油,但1万多吨石灰石及船舶自用油料泄漏会给取水口水质带来怎样的影响?

事故发生后,南京根据长江船舶污染应急预案,立即启动应急响应机制。现场已设置多道围油栏、吸油毡,打捞清污工作正在有效开展。

“我昨天下午就听说了这件事,有人说水龙头里的水好像有点小,但是我们家自来水没变小,也没有出现油花或者什么脏东西。”在仪征市区从事服装生意的市民高平告诉记者,刚开始听到“抢水”信息的时候也有点担心,但随后看到电视上播出的当地政府关于自来水无异常的通知,12日晚上还接到了来自市应急办的短信提醒,“就觉得放心了”。

“南京发布”在5月12日下午即发出通告称:“经海事部门和上海铁路局南京桥工段勘察,长江大桥无恙”。

据了解,目前仪征市水务、环保等部门还在实行24小时密集检测,确保饮用水安全。

南京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相关工作人员介绍,从12日中午开始,市环境监测站每两小时监控远古水厂源水自动监测站数据,ph值、溶解氧、高锰酸盐指数、发光菌等综合指标均在正常范围内,未出现水质异常;在事故点水域及下游沿途设置的远古水厂、扬子水厂,南汊的上元门水厂、城北水厂,出境断面三江河口共5个手工取样监测点,12日18时起连续加密监测,截至13日14时,5个断面的石油类均未检出,水质达到饮用水源地标准(《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》ⅲ类水质标准);此外,12日18时许,江苏省环保厅组织沿江各市应急联动监测,根据每两小时一次的检测结果,各市沿江取水口石油类均达标。“以上监测结果表明,截至目前,事件未对集中式水源地水质产生污染。”这位工作人员说。

承受撞击之后,南京长江大桥留下了擦痕。这个擦痕究竟是“皮外伤”还是已经“伤筋动骨”了呢?

13日,上海铁路局南京桥工段路桥科主管工程师于强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,南京长江大桥桥墩遭海轮侧面碰擦后,上海铁路局立即组织桥检队对正桥6号墩振动特性进行测试,并与2011年大桥常规检定评估试验实测值进行对比分析。目前,各项数据显示该桥墩结构基本安全,可保证列车运营安全;同时南京桥工段加强对大桥及桥墩受损部位进行持续观测检查。下一步,南京桥工段将组织技术人员对桥墩受损部位混凝土进行修补,对受损附属结构进行修复;并对桥墩水下部分采用声呐检测或安排潜水员摸探核查损伤。

“任何突发事件、公共事件,都需要在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。当地政府在处理这一突发事件的后期表现都可圈可点;但是事件发生之后的第一时间、在‘抢水’事件出现之前,如果能够更加及时、更加迅速就好了。”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。

记者从仪征市应急办了解到,12日16时30分左右接报后,应急办工作人员立即赶赴现场核实了解情况,在确认取水口水体未受污染、自来水水质监测无异常后,立即向该市广播电视、政府网站以及移动、电信、联通公司发出信息。17时10分左右,仪征市政府门户网站和仪征电视台分别刊播滚动字幕通告;随后,仪征手机用户相继收到以市应急办名义发出的提示信息。此外,仪征市应急办还紧急联系市商务部门,要求在各大超市、商场醒目处张贴告示,向广大市民告知自来水取水口水质情况,请市民放心。

记者从南京海事局了解到,事故船舶 “鑫川8号” 为乳山鑫川航运有限公司所属,载12500吨石灰石由安徽铜陵驶往福建罗源。事故船在下行准备通过南京长江大桥六孔过程中,突然大角度转向,与六孔与七孔之间的桥墩发生碰擦,导致船体破损并进水。海轮碰撞沉没后,船舶自用油部分溢出。

由于沉没地点在仪征上游,记者从仪征市环保部门了解到:该市饮用水取水口自动监测站实行24小时监测,同时,12日17时起,专业人员到现场每两小时人工监测一次。监测结果均表明,仪征市自来水取水口未出现异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