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太了解

2020-08-24 06:15

2012年左右,夫妻俩不知何故产生了矛盾,以后两人就分开了。“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太了解,好像是没有领离婚证,反正就分手了,成成跟妈妈单独生活,父亲不知去了哪儿。”成成的表舅周先生说。眼下周先生在医院照顾成成。

“我们当时用基金给孩子救助了3万,一般救助基金发出后我们都是去电话回访,因为红十字会人手较少,一个个去监管也不现实,这也是我们第一次遇到过拿了钱不给孩子治病的情况。”黄女士说。

“孩子妈妈,你快回来吧,你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,孩子还等着你的钱治病呢。”这是成成的表舅周先生在接受紫牛新闻采访时说的第一句话,他同时也希望借助媒体找到他的表妹。

周先生说,成成妈妈不光是自己失联,还带走了成成的治疗款。“大概有10多万,这些钱也并不是她自己的钱,有她在轻松筹上筹来的钱,成成学校捐助的钱,红十字会给的救助基金。”

如何防范善款被挪用或被卷走?何文副秘书长认为,用于救命的善款与一般性的私人赠与款物有本质区别,所以,轻松筹和当地红十字会机构应本着对捐款人和社会负责的态度,要完善管理机制。不应该直接把善款交给孩子母亲,而应该根据孩子疾病治疗的进度,直接把捐赠资金拨入医疗服务机构账户,降低善款被挪用或卷走的风险。

共计20多万元的救助款,本可以让成成得到一定的治疗,缓解一下病情,但今年4月20日,刘某梅的失联让孩子的治疗又陷入困境。

但接管了孩子之后,周先生很崩溃。“孩子需要定期化疗,到医院交钱的时候,我就给他妈妈打电话,让她来交钱,但她就是不接,后来没办法,我总不能看着孩子不治吧,只能自己先垫付。”周先生说,到目前为止,自己已经垫付了大概两万块钱了。“医院里交了大概15000元,还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,房租、生活费大概5000多吧。”

爱德基金会副秘书长何文认为,孩子母亲携用于孩子治病的善款失联,根据民法总则第35条“监护人应该维护被监护人利益,不得处分被监护人财产”的法规,如果母亲是监护人,那么孩子母亲的这种行为损害了被监护人的权利,应该追究其相关的法律责任。

成成父亲联系不上,依靠刘某梅的收入根本负担不起高昂医疗费。好在这个时候社会各界伸出了援手,成成所就读的学校——合肥经开实验学校组织了捐款,还有周边的学校也踊跃捐款,筹集了大概13万多善款;刘某梅及其亲属也利用轻松筹平台筹集了6万多;肥西县红十字会也给了3万元。

周先生说,是刘某梅请求他照管几天孩子的。“她说自己的手受伤了,需要治疗。”

成成和妈妈日子过得很艰难,刘某梅断断续续地打零工,每个月工资只有1000多元。去年11月,成成感觉全身无力,经常发烧,刘某梅带着孩子辗转了几个医院,最终在安徽儿童医院,成成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。

合肥市肥西县红十字会的黄姓女工作人员告诉紫牛新闻,成成是在去年申请的救助。“我们是在上上个星期接到他姨妈来反馈这个情况(成成妈失联),我们也很诧异,因为没有遇到过父母拿到钱却不给孩子治病的。当时我们就跟孩子所在的镇村、执法大队、县公安局都反映了这个情况,希望能及时把这个事情调查清楚,追款回来给孩子治疗。反映完后派出所也组织人去调查,但这孩子家庭情况比较复杂,他的父亲也找不到当事人,现在调查结果也没出来,我们也在等。”